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商報觀察 > 韓哲今日評

高質量發展下的穩增長

出處:政經 作者:韓哲 網編:王巍 2019-12-12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10日至12日在京舉行。會議強調,要完善和強化“六穩”舉措,健全財政、貨幣、就業等政策協同和傳導落實機制,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會議同時強調,推動高質量發展,要以創新驅動和改革開放為兩個輪子,全面提高經濟整體競爭力。

一錘定音。要穩增長,要促改革,不要強刺激。

過去一周,“保6”之爭如火如荼。“保6”背后,是中國經濟要不要強刺激。事實上,6%多一點還是少一點,并不真正重要。重要的是,外有咄咄逼人的貿易摩擦和保護主義,內有持續三年的房住不炒和金融整頓,面對三期疊加,中國經濟是應該保持定力,還是改弦更張?

今年以來,樓市在過窮日子,金融在過苦日子,地方財政在過緊日子,去杠桿轉向穩杠桿甚至加杠桿的呼聲不減,蓋因中國經濟增速一路下滑。我們從不缺讓經濟增長反彈的辦法。如果要死磕短期增長率,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雙雙大幅擴張,作為強勢政府,動員各種要素,經濟增速回到7%,并不是什么難事。

只是,誰都明白,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是供給過剩,而非需求不足,這使得凱恩斯主義的需求對沖不過是透支未來。

穩增長一直都在,小規模的財政刺激和貨幣滴灌從未間斷,區別在于要不要“放水”。因為我們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雖不寬松,但也沒有緊縮。減稅、降準、“降息”一件也沒落下,除了“放水”。

過去十年,中國兩次瞄準窗口期擠泡沫,遭遇“錢荒”和經濟放緩而最終高舉輕放。彼時,貨幣政策的寬松周期長達八九年,流動性泛濫,使得影子銀行、地方債務平臺、杠桿樓市紛紛膨脹,泡沫周期如同懸在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那個超長寬松周期在為中國經濟帶來增長狂歡的同時,不可避免地帶來了“熵增”效果,杠桿和債務居高不下。

多年的貨幣寬松和杠桿“放縱”,不僅形成了信貸驅動的舊增長模式,也深深地改造了中國經濟的結構,形成了當前中國經濟發展的三大結構性失衡:一是實體經濟的供需失衡,二是金融和實體經濟的失衡,三是房地產和實體經濟的失衡。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出清和逆轉的,并且去杠桿是一個系統工程,而非簡單的線性思維,需要決策部門的勇氣、智慧和意志。可以說,去杠桿所慮者不是過猶不及,也不是進一步退兩步,而是單槍匹馬。

從短期來看,GDP被投資、消費以及進出口這“三駕馬車”所決定,但從長期來看,決定GDP的是效率的生產,是創新資源的使用效率,而不是增加資源的投入。高質量發展所依賴的“增長”,必須是創新驅動、制度驅動和增量驅動的市場內生增長,這是中國經濟進入新周期的必由之路。

北京商報首席評論員 韓哲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博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