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垂直頻道 > 產經中心 > 快消頻道

安全問題頻現 共建工廠能否為三只松鼠解困

出處: 作者:李振興 網編:錢瑜 2019-12-02

微信圖片_20191202164610

12月2日,就消費者在三只松鼠“足跡面包”中發現蒼蠅一事,三只松鼠相關負責人在回復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三只松鼠已經幫助用戶解決了問題。雖然事情已經解決,但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近一段時間,三只松鼠食品安全事件多次被報道。為加強對產品質量把控,三只松鼠近日首次提出合作共建工廠。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出現這些問題的主要原因是代工模式,三只松鼠急需轉變生產模式,建設自有工廠。

問題頻出

“雙11”期間,沈陽一消費者在京東平臺上購買了一箱三只松鼠足跡面包,發現其中一個產品中有蒼蠅。該消費者通過微博聯系了三只松鼠,三只松鼠稱賠償該箱面包的費用,另外再賠償300元。但該消費者則希望按相關法律規定賠償1000元。

就此事件,三只松鼠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上述消費者提出的問題,三只松鼠前期已經幫助用戶解決完畢,具體事情三只松鼠還在核實當中。

不過,據北京商報記者調查,近一段時間三只松鼠食品安全事件多次被媒體報道。3月4日,徐姓消費者在電商平臺購買的三只松鼠開心果,包裝里含有一塊爛掉的標簽。3月9日,消費者在超市內買的三只松鼠巴旦木中發現了蟲子。2017年8月,三只松鼠因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被蕪湖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處以罰款5萬元、沒收違法所得2505.89元。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2日,黑貓投訴平臺上關于三只松鼠的投訴多達270起,多因涉及衛生和質量問題,如產品發霉、含有頭發、蟲子異物等。這一數據高于良品鋪子和百草味的投訴量。目前百草味的投訴量是162起,良品鋪子則是80起。

朱丹蓬認為,出現這些問題的主要原因是三只松鼠采用的代工模式,不過,該企業也已經意識到了問題。此前,三只松鼠在招股書中就曾表示,國內食品安全問題屢屢發生,嚴重影響了消費者的切身利益。

共建工廠

共建工廠則是三只松鼠化解代工模式困局的手段之一。

日前,三只松鼠相關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三只松鼠將在安徽蕪湖建立一個智能型食品制造園區,與上游生產型企業在園區中共建工廠,采取的方式包括資本聯盟、資產聯盟、渠道聯盟、品牌聯盟。

據了解,三只松鼠的資本聯盟分為兩個方式。其一是三只松鼠投資進入園區的企業。其二,三只松鼠為供應鏈上的各個環節提供更加便捷的金融服務,共同承擔風險。資產聯盟相對資本聯盟更加簡單,只是資產層面的聯合。渠道聯盟則是針對下游的聯盟小店店主,當生產和銷售實現數字化之后,所有小店都可以像三只松鼠直營店一樣共享渠道。

三只松鼠董事長章燎原表示,三只松鼠的智能型食品制造園區,功能將包括制造加工、倉配、物流等,并且還會提供包括共享檢測、共享倉儲設施、人力服務、金融支持等在內的基礎設施支持。目前,三只松鼠已啟動在華東地區園區的建設,共進駐十余家生產型企業。

“三只松鼠將把上市獲得的資金投入檢測工廠建設以及云質量信息化平臺升級,將檢測鏈條延伸至產業鏈上游,逐步實現入庫產品全環節檢驗以及全流程的透明化管理。”為解決質量問題,章燎原曾這樣表態。

三只松鼠曾在招股說明書中披露,在生產采購環節原來采取的是核心環節自主、非核心環節外包的方式,對產品配方、制作工藝等進行自主研發和統一安排,而加工環節則由認證供應商在公司的嚴格監督下完成,并經三只松鼠的分裝(如需)及全面檢測工序后形成最終產品。

對于三只松鼠原來的采購代工模式,朱丹蓬認為,企業對供應商都制定了嚴格的準入措施和質量監控體系,但關鍵是能否執行到位。

能否解困

朱丹蓬認為,“不管是哪種聯盟模式,都是一個理想狀態。根本問題仍需解決產品的同質化導致利潤不高的弊端,這樣作為平臺的三只松鼠才能向上游和下游主體進行利益分配”。

數據顯示,2018年,三只松鼠的毛利率僅為28.25%,同期洽洽食品的毛利率超過30%,來伊份的毛利率超過44%。三只松鼠的凈利潤率更低為4.3%,洽洽食品的凈利潤率則接近10.5%。

對此,有專家認為,三只松鼠主要依靠線上渠道,但線上紅利正在減少,投入加大。2019年第三季度,三只松鼠銷售費用達4.8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52.25%。同時,三只松鼠支付平臺傭金費用也在上漲。數據顯示,2014-2016年,三只松鼠支付給平臺的傭金費用分別為3446.84萬元、7979.16萬元和1.36億元。

零食產品同質化導致的價格戰也蠶食了企業的利潤。北京商報記者調查了解到,在各大電商平臺,堅果品牌的降價促銷趨勢更為明顯。以30袋裝每日堅果為例,三只松鼠原價148元,折后目前僅為89元。百草味促銷價138元,滿減后售價僅為79元。

朱丹蓬認為,共建工廠能夠提升企業對產品的把控力,是處于代工和自建工廠之間的模式。但共建工廠屬于中資產,三只松鼠將會有更多的資本需求,這對于盈利能力偏弱的三只松鼠來說,無疑又是一道擺在面前的難題。

一位從事休閑食品行業多年的人士則表示,“共建工廠是很好的嘗試,能夠解決平臺企業‘無根’的問題,但能否短期內達到理想的效果,有待觀察”。北京商報記者 李振興/文并攝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博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