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推薦

搭伙印度 日本欲“退群”區域自貿協定

出處:國際 作者:楊月涵 網編:段躍 2019-12-02

好事果真多磨難。印度宣布退出《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之后沒多久,日本也突然口風一轉,直言不會考慮沒有印度的情況下簽署RCEP,簡言之“印度不簽,我也不簽”,宛如為“正在升溫”的朋友兩肋插刀。但精明如日本,要考慮的內容卻遠不止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這里有經濟考量,有地區博弈,還有話語權的爭奪。

微信截圖_20191202010401

日本突然“變卦”

在RCEP這個問題上,日本選擇與印度站在一起。彭博社11月29日報道稱,日本經濟產業副大臣牧原秀樹當天接受采訪時提到“日本不會考慮在沒有印度的情況下簽署RCEP”,按照牧原秀樹的說法,從經濟、政治和潛在的國家安全角度來看,印度的參與具有重要意義。盡管在RECP問題上,已經有15個國家達成共識,但日本“只考慮有印度參加的談判”,“將繼續勸說印度加入”。

日本的確這樣做了。據日本共同社的報道,日本和印度11月30日下午在新德里舉行兩國首次部長級“2+2”磋商。而在對話前,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和防衛相河野太郎在拜訪印度總理莫迪時還強調印度參與RCEP的重要性。值得注意的是,牧原秀樹同時透露,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于本月中旬訪問印度,日本政府將借此訪努力說服印度。

上個月初,RCEP領導人會議在泰國曼谷舉行。彼時,與會領導人在會后發表聯合聲明,宣布RCEP 15個成員國結束全部文本談判及實質上所有市場準入談判,并將致力于確保明年簽署協議。值得注意的是,聲明提到,印度有重要問題尚未得到解決,所有RCEP成員國應通過合作,以各方滿意的方式解決這些問題。在此之前,印度政府宣布,由于談判未能解決印度的擔憂,決定不加入RCEP。

在印度看來,加入RCEP似乎是一件弊大于利的事情。比如當地的奶牛養殖戶擔心加入RCEP后可能會遭受到的來自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乳制品威脅,工廠則擔心市場將出現更多來自中國的商品,保護農業和制造業似乎是驅使莫迪最終選擇退出RCEP的重要原因。眼下即便獲得了連任,也依舊沒到莫迪能夠掉以輕心的時候,經濟增速驟降的壓力由不得莫迪去試錯,更何況印度從一開始就是RCEP最大的障礙。

據了解,RCEP由東盟10國發起,邀請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度6個對話伙伴國參加,旨在通過削減關稅及非關稅壁壘,建立一個16國統一市場的自由貿易協定。協定將涵蓋約全球人口的一半,國內生產總值約占全球的32.2%,貿易額約占全球的29.1%。而印度退出的話,人口和貿易額將分別減少約37%和約7%。

升溫的日印“友誼”

說回這場“2+2”磋商。日本選擇與印度站在一起有一個關鍵的背景,即眼下的日本與印度的關系正逐步升溫。早在去年10月的首腦會談上,日印雙方便一致同意把副部長級“2+2”磋商提升為部長級。對日本而言,印度是展開“2+2”會談的第7個國家。而據印度外交部的介紹,繼去年年初與美國舉行2+2磋商后,日本是第二個國家。而據共同社報道稱,若日印簽署《相互提供物資與勞務協定》,燃料、彈藥等物資和運輸等勞務提供將更加順暢,且雙方力爭配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2月訪印達成最終協議。

如此看來,日本站臺印度,雖在意料之外,卻也在情理之中。事實上,早在11月5日的記者會上,日本經濟產業相梶山弘志便強調“致力于包括印度在內共同簽署是16個國家的共識”,并表示“尚無法確認印度退出這一事實”。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11月4日的領導人會議上談及“印太構想”的意義,也再次強調16國共同簽訂協議的必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關于“印太構想”,在今年9月日印雙方為這場“2+2”磋商協調的時候,日本方面就表示,“日本與印度將共同擁有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和太平洋這一愿景”,強調就印太地區的海洋安全保障強化合作。而印度國防部長辛格更為直白,回應稱“日本是印度最親密的伙伴之一”。在此之前,印度還向非洲兜售“印太構想”,在《橫濱宣言》中寫入了由日本和美國倡導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構想”。

日本與印度關系的升溫并不突然。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研究員劉軍紅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日本的這一態度并不是突然轉變的,此前日本就曾有過類似的表態。這要從地區結構上看,所謂力量分布決定力量結構,日本要考慮沒有印度的參與是一種什么結構,與中國是什么樣的競爭,日本要考慮他在這里能不能拿下主導權。這也從側面反映了一個問題,即日本從來沒有放棄過對于地區主導權的爭奪,包括日本對韓國的出口限制,也表現出了日本很強的重商主義。

為朋友“兩肋插刀”?

在友誼迅速升溫的背景之下,印度退出,日本也表明了“印度不簽,我也不簽”的態度,大有一副為朋友兩肋插刀的感覺,而且始終不放棄對印度的勸說,因此,在外界看來,日本這樣的做法多少也有些換一種渠道把印度拉回談判桌的道理。

把貿易做大總歸不是壞事,這一點,精明如日本,不會不知道。此前安倍也在RCEP領導人會議上承認,RCEP作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經濟力量最強大的自貿區,將會為地區自由開放作出重要貢獻。值得注意的是,眼下透露出“退群”意思的印度和日本,都有自己在經濟上的麻煩。

印度中央統計局上周五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三季度印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僅增長4.5%,低于上一季度的5%,也低于經濟學家預計的4.7%,連續六個季度出現下滑。同一天,日本經濟貿易產業省發布的數據顯示,10月工業產出環比下降4.2%,創下自去年1月以來最大跌幅。此外,10月日本出口也同比下降9.2%,已經連續第11個月同比下滑;日本10月零售銷售也大跌7.1%,創四年半以來最大跌幅。

對于十分依賴對外貿易的日本而言,在經濟方面加入RCEP的好處是可想而知的。據了解,在貨物貿易方面,RCEP開放水平達到90%以上。此外,如今正是東盟對RCEP寄予厚望的時候,在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加劇的背景之下,東盟借力RCEP的目的可想而知。印度在最后時刻突然退出時,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便毫不掩飾地稱:“我對RCEP談判非常失望,我認為第一年就應該結束談判。”

如今日本折騰這一下,效果如何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日本而言,RCEP遠不止一個貿易問題。地區貿易背后錯綜復雜的是地區主導問題,乃至地緣政治問題,“折騰”的背后是話語權的爭奪。可以看出,這場博弈或許才剛剛開始。

北京商報記者 楊月涵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博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