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商報觀察 > 陶鳳今日評

娛樂至“死”誰無過?

出處:政經 作者:陶鳳 網編:王巍 2019-11-28

11月27日午間,浙江衛視《追我吧》節目組確認,嘉賓高以翔在節目錄制過程中發生意外,送醫后搶救無效,心源性猝死。一時輿論嘩然,浙江衛視綜藝制作壓力有多大成為關注焦點。

在此之前,該節目已播出三期,主要內容是藝人、素人在夜晚的都市CBD進行戶外競技,競技類綜藝要博人眼球,沒有刺激的元素顯然不行。為了節目的吸引力,參與嘉賓需在夜晚進行大運動量的比賽。

“拼命”也帶來了預期的收視效果,第一期CSM59城市收視率為1.59%,達到周末檔綜藝之首,包括“陳偉霆屁股抽筋”“范丞丞跑吐”等消息登上微博14個熱搜。

誰給了高以翔致命一擊?高強度的體能透支、不惜一切的玩命綜藝、收視率的野蠻PK、綜藝泛濫的娛樂生態,這些因素可能都在其中又“置身事外”。在真人秀節目生產者、從業者心中,種種問題其實早有端倪。長期以來,在普遍過勞的行業生態中,類似悲劇的發生并非偶然。

影視劇寒冬、廣告收入下滑,綜藝在近些年成為各大衛視吸金的“頂流”。每個衛視都有自己的當家綜藝,有老牌節目綿延不絕,又有創新節目頻繁上馬。而處于綜藝頭部位置的四大衛視,即浙江衛視、東方衛視、江蘇衛視、湖南衛視為爭奪收視率及更好的資源競爭激烈。除了衛視之間的行業內部競爭,這些綜藝還面臨網綜強勢崛起的壓力。

表面上看,沒有人逼明星拿“生命”去冒險。但現實的情況卻是好作品可遇不可求,而與此相對應的是綜藝門檻低熱情高。明星愿意拿“生命”去冒險,也在于錄制綜藝能夠獲取相對高頻的曝光率與高收入,相伴生的將是更多的流量、金錢和機會。這種各取所需的適配,反過來進一步泛濫了綜藝市場。

唱片在時代的哼唱中走向完結,電影在票房狂飆中丟了靈魂,文學被段子超越,綜藝為博君“一看”有什么招數使不出來?缺少商業秩序和文化發展過程中的有序進化,多數綜藝采用購買版權照搬模仿的模式。市面上炙手可熱的綜藝產品,并沒有相對嚴格的市場細分和不同層面的審美情趣,還停留在才藝比拼、特技展示、體能競技、情感觀察,搭配不同咖位的各色明星,呈現出簡單低智的屬性。

娛樂圈存在一條從電影到電視劇到綜藝的鄙視鏈,電影咖高高在上,綜藝咖沉于底部。在行業經歷洗牌和動蕩期后,資源稀缺,頭部向下,底部擴展。綜藝越來越直接、簡單、粗暴地成為一個變現的工具,不僅制造者逐漸喪失理性,連同這種綜藝文化下培養出的受眾也漸失理性,集體淪落成毫無審美情趣和判斷標準的純消費動物。

雪崩時確實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我們聯手催生了快樂,也一起制造了悲劇。誰會是下一個衛視?誰又會是下一個高以翔?

北京商報評論員 陶鳳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博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