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際

“美國工廠”失靈 通用汽車4.8萬人大罷工

出處:國際 作者: 陶鳳 湯藝甜 網編:王巍 2019-09-16

在紀錄片《美國工廠》的鏡頭里,曹德旺成功瓦解了工會的努力,但在鏡頭之外,被美國制造業傳統裹挾的通用汽車,卻沒能幸免。4.8萬人大罷工,通用汽車時隔12年后再次感受到了被工會支配的恐懼。在福利和盈利之間,特朗普那句“讓美國制造業回流”的口號小心翼翼地尋求著平衡。只不過,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特朗普再怎么關緊大門,也難保住鐵銹帶上的鐵飯碗。

未標題-6 拷貝

勞工談判破裂

通用汽車和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UAW)最終還是沒能談攏。當地時間15日,在底特律舉行的UAW會議上,約200名廠級工會領袖一致投票贊成罷工,意味著UAW將于當地時間16日凌晨起,組織通用汽車公司在全美的約4.8萬名員工罷工。這將是通用自2007年以來首次出現全國罷工,從規模來看,這也將是全美12年來最大的一次罷工。

根據UAW副主席特里·迪茨的說法,在經過數月的談判之后,在工資、醫療保險、臨時雇員、工作保障和利潤分享等問題上,UAW和通用汽車之間的分歧仍然很大,通用汽車幾乎沒有做出任何讓步,因此,“罷工是工會最后的手段,也是必要的”。

不過,通用汽車則稱已給出了諸多實質性方案。增加70億美元的工廠投資,直接增加5400個新職位,提供更高的利潤分成,“全國領先”的健康福利及每人8000美元的合同改簽補償,是通用汽車給出的誠意,并表示“令人失望的是,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領導層仍選擇罷工”。

《洛杉磯時報》稱,通用汽車正致力于削減成本,以應對美國汽車行業預期出現的放緩跡象。通用汽車2019年二季度財報顯示,當期凈收入為361億美元,凈利潤為24億美元,同比增長1.6%。通用方面坦言,較穩健的業績表現主要在于北美市場的銷量表現和卓有成效的成本控制。

而此次罷工有可能讓通用汽車為盈利作出的努力付之東流。密歇根智庫“汽車研究中心”負責工業、勞工與經濟的副主席克麗絲丁·齊切克認為,若因罷工導致北美生產線停產,通用汽車將面臨每天4億美元的損失。此外,由于供應鏈的整合,通用汽車在加拿大與墨西哥的工廠也會被波及。

難纏的UAW

通用汽車被UAW纏住了,對于同樣在美國開廠的曹德旺而言,UAW也曾令自己焦頭爛額。今年8月21日,由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出品、“玻璃大王”曹德旺出鏡的紀錄片《美國工廠》上映,主角正是2008年通用汽車關閉的俄亥俄州代頓工廠,而這座工廠在6年后,由曹德旺的福耀玻璃接手。

薪酬問題、工作條件、帶薪休假,福耀玻璃廠甫一進入,便遇到了UAW的種種阻礙,但曹德旺態度強硬。“如果工會成立的話,我就工廠關了,我就不做了。因為那個(工會)沒有希望,通用怎么倒掉的?通用就是死在工會上面。”紀錄片上映后,曹德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直言。

誕生于1935年的UAW,曾被認為是“全球最具戰斗力的工會”。伴隨著美國汽車業的飛速擴張,UAW在1936年到1950年間迅速發展,巔峰時期成員總數達到了150萬人,本質是為汽車工人們謀福利爭權益的組織,入會的工人要將工資的一部分作為會費上交,據悉,在2007年,會費比例為5%。

UAW的確為美國的汽車工人爭取了諸多福利。以通用汽車為例,美國密歇根州汽車研究中心提供的數據顯示,通用汽車工人的時薪(包括福利在內)為70-78美元,比豐田和本田等日企美國工廠的人力成本高出近30美元。美國科爾尼管理咨詢公司的數據顯示,通用每輛車上分擔的員工醫療保險成本為1500美元,大眾為418美元,豐田為97美元。但這是UAW與汽車企業多次斗爭的結果,通用汽車員工上一次舉行大罷工還是在2007年,彼時,參與人數達到7.3萬人;再上一次罷工是在1998年,持續了54天,通用汽車損失了約20億美元。

制造業回流難在哪

為員工爭取福利是好事,但過高的人力導致美國汽車業成本高企、競爭力減退,也讓UAW成為眾矢之的。“美國的工會制度已經不適合制造業發展了,可以說,美國制造業的衰敗就是這樣引起的。”曹德旺直言。

9月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8月的制造業指數僅為49.1,不僅低于7月的51.2,并且低于經濟學家們此前的預測。其中,新訂單指數跌至7年多以來的低位,生產指數同樣創下2015年底以來的新低。

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魏南枝認為,美國制造業的外移,跟工會沒有直接關系。“實際上,美國工人參加工會的比例要比歐洲低很多,并且美國工會的能力相對歐洲比較低。工會可能有自己的一些問題,比如個別工會存在一些工會‘貴族’,利用身份獲得好處等,但其實話語權還是掌握在資本家手中,所以也有污名化工會形象的情況出現,導致工會在美國歷史上的形象不太好。”魏南枝說道。

在魏南枝看來,美國制造業回流的障礙不在于工會的強大,而在于全球化的浪潮、產業鏈的轉移、科技生產力的進步等。二戰后,美國的制造業轉移到歐洲,如今已經轉移到亞太地區。就像美國政府要求蘋果回到國內設廠時蘋果的回應,想回也回不來了。

“我們將重新奪回我們作為制造業國家的傳統!”制造業的逐步衰弱是美國鐵銹帶形成的主因,也是特朗普得以入主白宮的間接原因,在喊出這樣的口號后,特朗普的確提出了包括稅改在內的一系列措施。

不過,魏南枝坦言,不是特朗普想讓制造業回去就能直接回去的,稅改背后,受益的還是資本家,現在稅收方面已沒有太多可以發揮的空間了。要想讓美國制造業再次崛起,需要足夠的設備、工人和工程師,但現在美國的問題在于缺乏人才基礎和制造業基礎。即使回移至美國,美國工廠也會逐步用機器代替人工。在《美國工廠》的結尾,投票勝過工會之后,工人們心滿意足地回家,新總裁則指著無人的生產線,說到“這里很快就要全機械化生產,我們會把這些工人全都裁掉”。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博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