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財經 > 理財

癡迷“投資”的地方銀行

出處:理財周刊 作者:孟凡霞 吳限 實習記者 任利 網編:段躍 2019-07-03

受限于區域經濟發展水平、優質客戶少等因素,不少銀行“偏科”投資收益以實現盈利。北京商報記者翻看年報發現,投資收益對銀行收入的貢獻明顯上升,甚至個別銀行去年投資收益的占比超過100%。而與之相對的是,也有多家銀行的投資收益連年下滑甚至拖累凈利潤的增速。分析人士指出,銀行投資收益占比較高會給穩健增長帶來風險,未來應調整營收結構,尋求差異化發展。

C2019-07-04理財周刊1版01s001

依賴投資收益

一般而言,構成銀行收入結構的,主要包括利息收入、手續費及傭金收入、投資收益等三項收入。而在金融去杠桿、表外業務強監管等背景下,地方銀行承受了較大壓力,利息收入、中間收入變化不一,投資收入逐漸成為部分銀行增厚收益的重要途徑。

北京商報記者查看年報發現,撫順銀行、葫蘆島銀行、邯鄲銀行、南昌農商行等多家銀行近幾年的投資收益及其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均出現大幅增長,甚至撐起營業收入的“半邊天”。

例如,撫順銀行2018年的投資收益占營業收入的比例達到40.45%,而2016年、2017年這一占比分別為31.13%、37.68%,呈逐年上升趨勢;相對應的凈利息收入占比連續三年下滑,由2016年的66.16%下降至2018年的56.08%。

葫蘆島銀行2018年實現投資收益10.5億元,較2017年的6.17億元大幅增長70.2%;占營業收入的比例高達46.98%,較2017年32.87%的占比提升了14.11個百分點。

另一家投資收益占比較高的是南昌農商行。該行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21.73億元,其中投資收益達到8.85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為40.73%,對營業收入的貢獻也接近半數。與2017年相比,該行投資收益占比的升幅也較大,提升了6.29個百分點。

值得注意的是,邯鄲銀行罕見地出現投資收益高于營業收入的情形。年報顯示,邯鄲銀行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28.39億元,而同期的投資收益則達到30.61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超過100%,為107.8%,與2015年56.94%的占比相比接近翻倍。該行2016年、2017年投資收益的占比分別達到84.11%、99.24%,也接近于100%。

不過,在邯鄲銀行的年報中,該行指出,在投資收益中有17.64億元屬于債券利息收入,如放入利息收入中,利息凈收入占營業凈收入51.43%。據邯鄲銀行合并利潤表中的數據計算,該行投資收益占營收的比例約為45.7%,仍處于較高水平。

分析人士指出,受區域經濟環境、異地開設分支機構等因素限制,傳統的存貸款業務開展起來有難度,或者不能獲得較高利潤,因此很多銀行去投資債券、基金等來獲得投資收益。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受制于地區產業、客戶的影響,中小銀行尋求不到優質的項目,所以才會通過投資的手段購買一些高收益的資產。

投資虧損的“反噬”

在多家銀行投資收益大幅增長的同時,不少銀行的投資收益卻出現下滑,甚至直接拖累當年的營業收入及凈利潤,形成了鮮明對比。

如溫州銀行2018年的投資收益僅為0.69億元,與2017年的6.84億元相比大幅縮水89.9%。由于投資收益規模收縮,該行同期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同比下降8.89%、43.46%。吉林銀行2018年實現投資收益1.24億元,同比下滑96.75%;對于投資收益大幅下滑的原因,吉林銀行在年報中指出,主要因2018年內將非保本收入調整至利息收入中單獨核算。不過,從整體業績來看,吉林銀行2018年營業收入同比減少3.61%,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降62.07%,下滑高達六成。

除收入縮水外,部分銀行的投資收益還出現虧損的情形。比如,擬上市銀行江蘇海安農商行連續兩年投資收益虧損,2017年、2018年該業務的收入分別為-44萬元、-2110.2萬元,呈現虧損加大的趨勢。亳州藥都農商行也存在投資收益虧損的情況,該行2017年投資收益虧損375萬元;2018年虧損加劇,達到4167萬元,較上一年虧損了10倍有余。

分析人士指出,在債市存在不確定性、監管限制信托資管類通道業務的形勢下,投資收入面臨一定壓力。溫彬認為,很多銀行的投資會選擇理財產品或者其他一些金融產品,受市場風險波動影響比較大,加上一些風險事件的影響,比如信用風險、流動性風險,會給銀行的投資帶來一些損失。

“雖然每家銀行的戰略和經營模式不一樣,但過去幾年受到金融創新較多的影響,很多中小銀行采取高開高走的方式,主動從金融市場上籌資再投入到金融市場上。”溫彬指出,在金融業整體強調回歸本源服務實體經濟的背景下,這種模式未來很難持續下去。

針對投資收益占比、未來將會如何進行業務結構布局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嘗試采訪上述撫順銀行、亳州藥都農商行等多家銀行。藥都農商行方面表示,在金融行業去杠杠、服務實體經濟的監管政策下,藥都農商行主動壓縮降低投資規模,使得處置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取得的投資收益下滑。 另一方面,根據監管新規要求,藥都農商行不再按照攤余成本法進行債券價值核算,而是按照市值法核算債券資產,債券浮虧進入當期損益,使得投資收益下滑。

針對未來業務布局,藥都農商行方面回應,在政策的引導下,積極優化信貸結構,大力投放“涉農”、“涉微”類貸款。

撫順銀行相關人士曾表示會對相關問題進行回應,但截至發稿,北京商報記者并未收到回復。7月3日17時,記者再次撥打該行聯系電話,卻無人接聽。

差異化競爭之路

在金融去杠桿、監管加碼、同業競爭激烈的大環境下,中小銀行經營壓力增大。如何突破經營困境、實行錯位差異化競爭是銀行未來值得深思的問題。

北京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劉澄表示,銀行未來應調整業務結構,使得利息收入、中間收入及投資收入均衡發展,“三者之間的比例可以靈活調整,但總體而言要并駕齊驅,而不是單獨偏科某一項收入。這樣才是穩健發展之路”。

“不同銀行在資金成本、目標客戶、風險偏好等方面的差異將日趨明顯。”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認為,因此,銀行需要制定并實施差異化發展戰略,形成符合自身資源稟賦和能力的發展定位和商業模式。如大型銀行要抓住機遇,揚長避短,提升綜合金融服務能力和國際化水平;中型銀行要在綜合化模式下,聚焦重點區域、重點業務、重點行業,做特色鮮明的價值銀行;小型銀行則要腳踏實地,以社區銀行為基本定位,做小、做深、做精。

在回歸本源、服務當地實體經濟的形勢下,中小銀行應找準定位,在特定業務上深耕細作。溫彬分析稱,中小銀行需要定位區域,服務中小微企業、民營企業,但可能由于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相應風險比較高,銀行用傳統的經營模式很難具有持續性。從中長期來看,銀行還是要進一步進行戰略定位的調整,將更好的資源投入到當地的企業中去。同時要對客戶進行聚焦,增加定制化服務,增加客戶黏性。此外,還應積極采取金融科技手段,如大數據、云計算等,并加強與第三方的合作,提升風險管理的能力和水平。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吳限 實習記者 任利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博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