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財經 > 理財

后勁不足 消費金融急尋出路

出處:理財周刊 作者:孟凡霞 宋亦桐 網編:段躍 2019-06-12

強監管之后,整個消費金融行業都處在夾縫中,一些機構仍游離在監管的邊緣頻繁試探,“虛假合同”、“暴力催收”、“高利率”亂象層出不窮。而在經歷了前些天的增長后,2018年消費金融公司的增長態勢明顯后勁不足,一些機構選擇主動進行業務調整。在行業回歸理性后,下一步的路應該走向何方、如何尋找差異化發展,是2019年消費金融行業亟須關注的重點。

高額息費引關注

法院判決不予支持

關于消費金融公司“虛假合同”、“暴力催收”、“放高利貸”的信息一直層出不窮。在21CN聚投訴平臺上,以“消費金融”為關鍵詞搜索出現的投訴帖就高達14331件,共涉及22家消費金融公司,這些投訴帖大多圍繞“高利率”、“暴力催收”、“放款后強行收取手續費”等問題展開。6月上旬,21CN聚投訴平臺關于消費金融公司的投訴帖就激增至350多條。借款人李明(化名)發布帖子稱,“自己在興業消費金融旗下小鯊易貸借款2000元,未還本金大概500元左右,按照正常標準,提前結清需要收未還本金3%的費用大概15元,但小鯊易貸結果顯示卻要30元”。鄭佳(化名)也認為小鯊易貸的年利率過高,她表示,5月17日向小鯊易貸借款10070元,由于個人被詐騙,提交立案告知書與小鯊易貸協商還本金未果,于是還了第一期1071.14元,現想進行提前還款操作,但總金額卻達到11326.13元。

小鯊易貸的年化利率究竟有多高?有沒有超過監管規定的紅線?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小鯊易貸借款審批的流程比較簡單,只需要提交身份證、手機運營商密碼、工作單位名稱等個人信息即可,在提交信息后,北京商報記者獲得了2萬元的信貸額度,分十二期還清,每期的還款金額約為2003.25元。按照較科學的利率計算公式(IRR)計算可得,小鯊易貸的年利率為35.4%,接近監管規定的36%紅線。

但據記者了解,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的借款產品,大部分產品的借款利率都控制在24%之內。一位資深消費金融觀察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在個人與消費金融公司發生借貸糾紛時,24%-36%之間的利率是不受法院保護的,但依舊是合規的,借款人只需還清24%之內的欠款即可,同樣如果此前借款人已經歸還超過36%的利率欠款,也可以隨時協商消費金融公司返超過紅線之內的款項。

北京商報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在注冊申請額度后小鯊易貸的App就無法打開,一直顯示正在升級當中。針對利息、無法借款等問題記者多次致電小鯊易貸客服人員進行詢問,但電話始終未能接通。

而在此之前,小鯊易貸還存在“砍頭息”的做法。北京商報記者在興業消費金融公眾號今年3月發布的一篇“小額閃電貸申請攻略”文章中看到,在截圖示意中,申請3萬元貸款時,會被收取900元的“貸款服務費”,該費用將于放款當天扣除。不過,在4月1日,興業消費金融發布公告,取消“金融咨詢”以及“客戶服務”兩項收費項目。

除了興業消費金融外,中郵消費金融近期也因息費較高而引發關注。4月23日廣州市南沙區人民法院在審理中郵消費金融與魏俊康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中提到,中郵消費金融滯納金按逾期的期數收取,每期(每月)收取標準為欠付款項的5%且不少于50元。根據計算,年化利率高達60%。同時,中郵消費金融主張支付利息、手續費、違約金。法院則表示,利息、違約金、手續費用之和應當不超過以解除時的借款本金余額為基數按月利率2%為標準計算的結果,否則明顯過高,應予調整。

業績增長降速

個別機構主動調整業務

在經歷了前些年的爆發式增長后,2018年消費金融公司的增長態勢明顯后勁不足。雖仍有消費金融公司凈利潤保持三位數增長,但類似2017年的近88倍瘋狂增長現象已不復存在。

例如,招聯消費金融去年凈利潤從2017年的11.89億元增長至12.53億,同比增長5.38%。不過,2017年時,招聯消費金融凈利潤同比增長266.97%。此外,蘇寧消費金融2018年度營業收入7.42億元,與2017年3.84億元的營業收入相比增長95%;凈利潤4532萬元,與去年同期2.17億元的凈利潤相比下降79%。馬上消費金融2018年度實現凈利潤8.01億元,同比增長38.6%,但在2017年時,馬上消費金融的凈利潤增長高達88倍。

從目前已披露2018年業績的消費金融公司中可看到,行業業績兩極分化較為明顯。其中招聯消費金融、馬上消費金融、捷信消費金融、中銀消費金融等公司的凈利潤達到了5億元以上。晉商消費金融、錦程消費金融、哈銀消費金融等公司的凈利潤尚未超過1億元。

對此,分析人士指出,消費金融公司最早從2010年成立,在經歷了“跑馬圈地”式的快速發展后,基數較大,凈利潤增速有所放緩比較合理,尤其是頭部平臺。2018年出臺的與消費金融相關的一些監管政策,如對聯合放貸的規定,導致消費金融公司的部分業務受限、合規成本增加。此外,消費金融行業的參與者眾多,競爭日趨激烈,推升了平臺的運營和獲客成本。

隨著業績增長回歸理性,一些消費金融公司也在主動進行業務調整。最近有消息稱,湖北消費金融的信貸業務目前已暫停放款,除自營業務外,還暫停了部分助貸業務,此次暫停時間暫定為三周。對此,北京商報記者咨詢湖北消費金融,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嗨循環”產品因系統問題做暫時調整,但其他產品沒有變化。對于未來是否會再開通該業務,該人士表示,肯定會開通,但目前沒有具體的恢復時間。根據湖北消費金融App“嗨袋”顯示,“嗨循環”是針對優質老客戶推出的一款循環授信額度產品。

紅利期不再

發展思路面臨轉變

從現有情況來看,消費金融市場的發展還屬于擴大規模的粗放經營模式,隨著市場增量空間的逐漸減小,現有市場主體既面臨增長的壓力和同業、新增玩家的挑戰,但同時又有個性化、精細化的轉型機遇。

在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看來,每家平臺都會有自己的優勢,無論是股東資源,還是消費場景,亦或資金成本,接下來各家的機遇和挑戰并存。機遇是技術創新所帶來新的業態和機會,挑戰是各家的資源、能力和專業儲備是否能夠跟得上行業的演進。

“當前消費金融公司雖整體盈利,但仍處于業務的調整時期,一些消金公司在人員設置、業務重心調整等方面擁有較大動作。存量發展階段,消金機構面對激烈的行業競爭,思路應當從‘求發展’轉變到‘穩質量’,做好風險把控的同時,加強產品與科技創新。”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指出,從2018年財報可以看出,去年消費金融公司的發展呈現出兩極分化態勢。可以說,一方面是目前整個消金行業的規模增速放緩;而另一方面,監管正鼓勵和開放外部玩家入局。

簡單粗暴的跑馬圈地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市場回歸有序以后,消費金融公司應如何尋找差異化發展?蘇筱芮強調,對于原有消費金融玩家而言,需要考慮業務模式和創新能力的共同發展,消費金融公司能做的業務較多,這就要求消費金融公司在發展過程中要有所側重,對重點發展領域進行資源傾斜,打造自身的核心競爭力,而不是遍地開花,做到有所為與有所不為。此外,近年來,消費金融公司由于入局者眾多,其同質化的趨勢愈加明顯。如何利用大數據、智能科技等領先技術來打造護城河、提升業務效率,將是消費金融公司在未來競爭中所要認真考慮的問題。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宋亦桐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博彩网站